北京部分大医院急诊床位紧张 病人买折叠床躺过道

北医一院急诊楼外,报刊亭老板也做折叠床生意,两种类型的床分别标价80元和130元

近日,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访发现,京城部分大医院的急诊科存在病床紧张、患者无奈租买折叠床的情况。对此,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,急诊科病人数量多,而床位有限,正采取措施解决。

近日,有市民反映,在送姥爷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(以下简称“北医一院”)急诊科就诊时,因为医院床位不够,只能让姥爷暂时睡在折叠床上。这位市民介绍说,姥爷是癌症晚期,来医院时才发现没有床位了,于是托邻居从家里带床过来,“85岁的老人消化道出血,在折叠床上无法翻身,痛苦不堪”。

9月11日下午,北青报记者来到北医一院门诊楼的急诊科,在现场看到,留观室的床位已经全部住满,而停放在输液室内和过道上的10余张病床也无一空闲。在急诊科的过道上,北青报记者看到多张折叠床靠墙放置,不少病人躺在这些床上,输液在过道里进行。北青报记者粗略统计,停放在输液室内部和外面过道上的折叠床有12张之多。

北青报记者发现,由于摆放了不少折叠床,使得原本不宽的过道变得有些狭窄,医护人员给躺折叠床的患者输液时,其他人则需要侧身才能从旁边通过。

北青报记者询问一名急诊科护士是否还有空余的床位,对方表示现在床位紧张,“因为老是有人使用,前一个走后一个马上接上了”。北青报记者随后找到一名护工,对方称目前医院的床位都租出去了,建议北青报记者到外面去租或买。

北青报记者随后走访了北京医院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(以下简称“友谊医院”),发现在这两家医院的急诊科内,也都存在床位紧张、病人临时租床买床的情况。北青报记者统计发现,这两家医院急诊科内的走廊上均摆有4到5张患者自己后加的折叠床。

在北医一院急诊室内,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至少有4位手提折叠床的病人家属从北青报记者面前经过,这些床均为同一款式,与行军床类似,用金属架绑着帆布做成,布面上有军绿色花纹,床两头没有护栏。

北青报记者向一些患者家属询问从哪里可以买到这种折叠床,多数人称“外面报亭就有卖的”。

北青报记者走出北医一院门诊楼大门,在门口右手边看到众人口中做折叠床生意的“报刊亭”。在报刊亭打开的窗口旁边,立着四五个套有塑料包装袋的行军床。

报刊亭的老板介绍说,自己家的床分两种,床面的材质不同,售价也不同,分别为80元一张和130元一张。此外,这里还提供租床服务,“30块钱租1天,押金150元,每天的租金从押金里扣”。这名老板介绍:“你要是只住两三天,就租一个,你要住得时间长,就买一个。”

北青报记者询问每天生意如何,老板称:“生意不错,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出五六张折叠床。”

此外,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,北医一院门诊楼外的一家“平价商店”也提供类似的租床和卖床业务。

在北京医院急诊部三楼,北青报记者发现,这里过道停放的床多数较行军床质量要好,床体较高、较宽,两侧有护栏,且床上铺有垫子。

多名患者家属称,这种床带上被褥和枕头,租金是60元每天。家属说,这种床只可以租用,不能购买。

北青报记者在北京医院内并未找到这名租床者,有患者告诉北青报记者,医院的地下一楼也可以租到床。北青报记者按照指示在地下一楼找到一间挂有“惠佳丰陪护中心”牌子的房间。北青报记者拨通门上留下的电话,对方称,可以提供租床服务,但不对外出售,床的类型是类似于行军床的折叠床,“10块钱一晚上,押金200元”。

在友谊医院急诊科内,北青报记者发现,在过道上摆放的床铺以行军床为主。多位家属称,床是从医院外面的“医疗器械店”买的。

在急诊楼附近,北青报记者发现一家名为“北京友谊医院仁博大药房”的店内有折叠床出售,床的款式同样为行军床。店主称,这种床130元一张。北青报记者随后发现,与这家店相隔不远的一家名为“康复之家医疗器械”的店铺也有行军床售卖,价格为80元一张。这家店的店员称:“床是我们自己家生产的,承重为200斤。”

11日下午,北青报记者在北医一院急诊科输液室外的一角看到杨女士,她正坐在一个塑料板凳上陪护病人,身边的折叠床上躺着她的侄女。和过道里的大多数折叠床一样,这张床也是临时支起的,床面有军绿色花纹,还没有铺上床褥和床单。前一天凌晨4点钟左右,杨女士陪侄女来到急诊科。侄女患的是胆结石,需要输液。最开始,输液是坐在急诊科专用的座椅上进行的,到了中午12点左右,正好有一个患者要从急诊转走,就把用过的折叠床转手卖给了杨女士。“找的老乡介绍,只收我30块钱。”杨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。

杨女士说,即便可以躺下了,侄女依然感觉“不太舒服”。11日晚上输完液,她们可以先回家住,但“明天还要再来检查,总共得输3天的液。”杨女士说。

从上一位患者处买折叠床的不止杨女士一个,另一名患者家属告诉北青报记者,自己也是从刚刚搬走的患者那里买的折叠床,“60元买下来的”。北青报记者发现,这名患者和杨女士侄女使用的折叠床与报刊亭所卖相同,经过二次转手,价格相比报亭卖出的80元原价有所降低。

此外,还有一些在急诊科停留时间较长的患者,选择了自带床铺。王奶奶的老伴今年80多岁了,因为脑梗来到北医一院,连续数日一直待在急诊科的楼道里。不过王奶奶一家准备周全,床是儿子提前在网上买好搬来医院的,“花了100多块钱吧”,床两头有护栏,床上的褥子和床单也都是自己带的。家属们坐在床边聊天,轮换着吃饭、休息,一家几口人的生活围绕着这张小折叠床进行着,“没办法,这里实在没地儿,我们只能这样。”王奶奶说。

多名患者家属告诉北青报记者,如果住得时间长,“还是自带或买一个床比较合算”。

北青报记者在北医一院官网上查到,北医一院急诊科每天接纳大约300人次就诊者,拥有病床数63张,其中抢救床位3张,重症监护床位18张,留观病床数42张,临时输液椅40个。

一名北医一院急诊科办公室的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,床位的数量是按照医院标准来配备的,“提供不了太多”,而每天来急诊的患者数量大,导致床位紧张。

友谊医院急诊科的一名工作人员也告诉北青报记者,科里留观室有30个床位,而每天要接收300多位病人,想要床位“只能排队等待”。

一名大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向北青报记者介绍,急诊科内床位紧张的现象在京城部分知名医院确实存在。

“现在老年病人越来越多。一些医院接收肿瘤病人或者老年器官衰竭病人的科室爆满,有些住不上院的病人积压在急诊”。此外,北医一院、北京医院、友谊医院等医院由于“附近居民集中,且很多人把定点医保选在这里”,使得这些地方常常人满为患。

这名医生介绍,急诊科内因为住不上院而“压床”的病人不在少数,“一些适合接受卧位治疗的病人也需要床位”。而医院的医疗资源有限,“各医院急诊科床位的数量不同”,一些医院便出现床位供应不上的情况。

北青报记者走访发现,位于海淀区航天桥附近的304医院和空军总医院并没有出现“楼道摆放折叠床”的情况。对此,这名医生解释说:“航天桥附近的医院分布较为密集,使得各医院之间可以相互分散患者。”

北青报记者就急诊科内患者自买、自租床铺的问题,致电北医一院急诊科办公室,对方表示,这种情况存在多年,“我们已经增加过床位了,但还是不够”。

该负责人称,医院对此也采取了一定措施,“我们也在跟120、999协商,如果床铺满了,就让他们不要再送来了。我们也会针对病情给一些患者优先安排床铺。”该负责人还表示,会把床位紧张的问题向上反映。

友谊医院急诊科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:“对于一部分病人,我们会尽量把他们转到社区或者二级医院。”

7月24日16时至25日上午10时,距离岷县漳县6.6级地震震中仅21公里的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县藏巴哇乡普降中到大雨,导致此处发生地震次生灾害。来自州县调运捐赠的帐篷、棉衣、棉被、面粉、折叠床等各种救援物资源源不断送到了藏巴哇乡。

记者从四川省民政厅获悉,针对雅安7.0级地震,民政部已向灾区紧急调拨12平米单帐篷30000顶,20平米棉帐篷2000顶,棉被50000床,折叠床10000张;四川省民政厅紧急调拨帐篷10000顶,棉被50000床,折叠床10000张,方便面、矿泉水、火腿肠和饼干各3车。

昨日11时许,长春市南湖公园5号门附近,一阵悠扬的音乐声响起,20多名七旬老人载歌载舞,热闹非常。宋长河说,他们还有一些小遗憾,就是还有9名同学始终没能联系上,“我们也很想你们,有机会一定要聚聚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Previous post 联想显示器刷新率(联想显示屏多大)
Next post 冠捷科技:公司已公布多款Mini LED电视及显示器产品